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我要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红会事业 >> 人道法传播 >> 阅读文章

一个器官可以救回一条命这点小事为何我不能做呢

2012-07-04 03:06:48 来源:台山市红十字会 浏览:3915
 
一个器官可以救回一条命这点小事为何我不能做呢
黄雁愉父亲:“感觉签字了,好像女儿就真的要离开我们了”
陈素敏
 
黄雁愉在阅读有关遗体捐赠的协议书。通讯员 甘建庭 摄
 
    江门日报讯(记者/陈素敏)2月3日傍晚,欲向社会捐赠身体器官的患病少女黄雁愉在有关单位的帮助下,终于在器官捐献志愿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   昨日,记者来到台山市人民医院探望这位乐观的病人。黄雁愉的爸爸黄扬齐告诉记者,他昨日早上才获知女儿欲捐献器官的消息。虽然女儿已经在志愿书上签字了,但是他夫妻俩并没有在志愿书上签字。他说:“感觉签字了,好像女儿就真的要离开我们了。对于捐赠器官这件事,我们夫妻俩还要考虑。”
 
  患病少女终日
  靠吸氧机呼吸
 
  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台山市人民医院的ICU病房。黄雁愉的母亲吴女士说,女儿的病情不稳定,虽然天天都躺在医院里,但受病魔折磨,平时都不能好好休息。如今,好不容易睡着了,要等她醒过来,才能进去看她。
  16点30分左右,黄雁愉终于醒来。记者跟随吴女士来到黄雁愉的病房,看到这个借助输氧机拼命呼吸、大口喘气的瘦弱女孩。大概过了30分钟,在医生们的帮助下,黄雁愉才渐渐平复,喘过气来。
  去年12月中旬,黄雁愉病情加重,被送到台山市人民医院ICU病房。近两个月来,黄雁愉的病情未见起色,终日都靠吸氧机呼吸。吴女士说,两个月用了近16万元,几乎都是花在氧气上;再加上一年来的治疗费用,花费近30万元。
 
  生命最后一刻
  要做一件善事
 
  由于不能说话,黄雁愉只能靠书写来交流。当获知记者的年龄与她相似时,她脸上露出笑容,显得非常高兴。
  她在本子上写道:“如果能有机会出去走走,就让我到广州见见我的佛友。”
  原来,黄雁愉患病后就开始学习佛法。她相信善有善报。她觉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要做一件善事,向社会捐献自己的器官。
  黄雁愉的床边,有一台小小的录音机。每天,她就跟着录音机的旋律,在心中默念佛。学习佛法后,她觉得自己更坚强了,更乐观了,甚至病魔所带来的痛,也感觉不到了。
  在给记者的字条上,她是这样写的:“我之所以决定捐出自己的器官,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是已经要离开人世的人了。那些有用的器官如果不捐出来,不是浪费了吗?一个器官可以救回一条命。这点小事,为何我不能做呢?”
 
  父母最终都会
  尊重女儿决定
 
  日前,黄雁愉在有关的单位帮助下,在器官捐献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但当时,她的父母并没有签字。
  台山市红十字会的相关工作人员黄先生表示,尽管黄雁愉已经在协议书上签字,但按有关程序,最后是否能成功捐献捐赠器官,还需她的父母同意和签名。
  昨天,获知女儿要捐献器官的消息后,黄雁愉的爸爸黄扬齐立刻从台山市白沙镇老家赶到医院。对于这个消息,他表示很震惊。女儿事前并没有跟父母商量,所以,他还需要时间考虑再作决定。
  黄扬齐说:“她的意见,我们都会尊重。但是,感觉签字了,好像女儿就真的要离开我们了。再等等吧,就等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
  黄雁愉患病一年多来,妈妈吴女士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地照顾着她。在病房里,吴女士眼看着女儿受病痛折磨却无能为力,而且还要挤出笑容,不断地鼓励女儿,增强她的求生意志。吴女士说,她不是不明白女儿的想法,但还是不能跨过这道心坎。如果器官真能帮助有需要的人,她最后也会尊重女儿的意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台山市红十字会办公室摘自《江门日报》2012年2月5日A03版)

主办:台山市红十字会 台山市无偿献血办公室   
地址:台山市台城星衢路37号(即时代天骄酒店旁边、台城交警中队后面)
电话:0750-5523456    传真:0750-5518369   邮政编码:529200 
台山市红十字会-版权所有